三個理由 公宅解決不了高房價與高租金-住展房屋網

三個理由 公宅解決不了高房價與高租金 

2017-09-12
【文/住展房屋網】從郝龍斌到柯文哲,從台北市到台中、桃園,從地方到中央,台灣興起一陣興建公宅巨浪,新建與正在興建中的公宅數量持續增加。然而,住展房屋網企研室認為,公宅對租屋族來說固然不無小補,但不管是以現階段興建進度,或是未來十年內的推動展望,公宅既無法抑制房價、更無法阻止租金上漲。


住展房屋網企研室分析,台灣公宅、尤其是台北市公宅最大的致命傷,就是租金水準太高,說穿了,根本「不配叫社會住宅」;北市公宅租金是「新房租金行情八折」,打八折後租金仍比中古屋租金貴。

反觀香港、或西歐的社會住宅,租金水準只約市場行情的三到五折,大多在五折以下。另一種租金計價模式,則如日本以承租者的薪水收入,分成不等級距、並按各收入級距給予相對低或可負擔的租金。

即便像日本、香港與西歐諸國制定如此低廉的社宅租金,都還沒辦法壓抑房租和房價上漲,回頭看台北市公宅租金水準如此之高,又怎能奢談要抑制租金與房價?

第二個原因則是,公宅數量太少!現在台北市公宅占住宅存量連一%都不到,比起國際標準的五%還有一大段距離要走。

公宅若要達到平抑房價與高租金的目標,供給量得要足夠。惟供給量要多少才算夠,各國標準就不一了,需視各國主要都會區租屋人口量而定;如果像台北市租屋戶數逼近二十萬戶來看,即使公宅蓋個一、二萬戶,都只算是杯水車薪。

第三個原因,台灣對於承租公宅的條件過於嚴苛,除了自己和同一戶口內的家人名下均無房產外,還需經過積分制度,積分高者才有機會承租公宅。

當然,由於目前台灣公宅數量不足,設立高門檻是為了讓亟需要的人有較高機會承租公宅。但門檻過高,意味著大部份租屋族被拒在公宅之外,他們還是得到民間租屋市場才能滿足租屋需求。

台灣公宅、尤其是台北市的公宅,在高租金、數量少,以及承租條件嚴格的先天限制之下,基本上會與民間租屋市場形成明顯區隔,難以撼動私有住宅的房租。除非,台北市府願意帶頭調降公宅租金至市場行情五折、甚至五折以下,或是按承租人收入水準計算之,平抑租金上揚的機率才會增加。

現場民調

為遏止不法室內裝修隔間,北市打算公布違規的業者及公司,請問您認為此舉是否有嚇阻違建增生的作用?